湖南快乐十分今日|湖南快乐十分走携图
  1. 人網首頁
  2. 武岡文學
  3. 網絡小說
  4. 古典美女,穿越回到現代后,居然被賣到了...

古典美女,穿越回到現代后,居然被賣到了...

作者:小說人網 時間:2019/4/20 17:24:19 2510人參與 0 評論

古典美女,穿越回到現代后,居然被賣到了...



第1章 詭異的骷髏手

高速公路上,一輛滿載的長途客車正朝著天海市方向行駛。

坐在左邊第三排的鄭原靠著車窗望著遠處的一朵白云發呆。

他在想著那些活寶戰友們。

最近,他退伍回來了。

“大牛,猴子,希望你們能在戰狼中混出名堂來,為我們七連爭一口氣。”鄭原喃喃自語道。

戰狼特戰隊是華夏最有名氣的三大特種部隊之一,只有各個方面都優秀到了極點的兵王才能加入。

鄭原曾經也想參加,但是最后一關時卻被刷下來了。

便在這時,客車因為塞車而停了下來。

鄭原回過神來,抬頭望著前方密密麻麻的車子,頓時感覺一陣說不出的郁悶。

他和連長的老婆李茹萍約好下午四點鐘在車站碰面的。

現在已經三點半了。

再這樣子耽擱下去,五點鐘未必能到。

難得茹萍姐親自來接,讓她久等可不好。

于是,行事果斷的他不再猶豫什么,拿起行禮包就走了下車。

他打算用腳跑到天海市去。

他在部隊中是偵察兵,擅于長途奔跑。

這里距離天海市只不過十多公里遠而已。

對于一般人來說,十多公里路是很遠。

但是對于兵哥哥來說,那是很輕松的事情。

花了四十多分鐘,鄭原終于跑到了天海市客運車站前。

除了出點汗外,他并沒有感到多少疲累。

當兵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練就一副強壯的身子。

突然,一個全身黑衣,滿臉陰森的瘦老頭從車站內走了出來。

鄭原猝不及防之下,與其撞在了一起。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陡然就感覺到一股極大的力量從那瘦老頭身上反彈而出。

鄭原頓時承受不住,被撞得倒退三步,摔坐在了地上。

他一下子就驚呆住了。

按理說,他身強體壯,老人家和他撞在一起,應該是老人摔倒才對。

然而,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那老頭子竟然在轉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難道我見鬼了?”

鄭原一邊站起身,一邊用手撓了撓頭。

突然,他感覺腳下好像踩到了什么。

低頭細看,發現是一只拇指般大的、十分精致古樸的骷髏爪子。

“咦,這是什么?”

他彎下腰撿了起來。

陡然,他感覺到一股詭異的陰冷從骷髏爪子中的襲了出來,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來。

鄭原嚇了一跳:“這東東有點古怪。”

他猜測很有可能是剛才那瘦老頭掉的。

本來,他想好好研究一下的,但是突然想到已經四點多了。

他不敢再耽擱下去,隨手將小骷髏手放進口袋中,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奔進了候車大廳中。

很快,鄭原就看到了連長的老婆李茹萍。

這李茹萍年近四十歲,不過看起來卻只有三十左右而已,長相漂亮,穿著時尚的OL套裙,一臉的精干,渾身散放著一股知性成熟的氣質。

讓鄭原感到意外的是,與李茹萍姐站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少女。

那少女十七歲左右,明眸皓齒、肌膚白嫩,長相十分漂亮,眉宇間和李茹萍很相似,全身上下充滿了青春氣息,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可愛的小天使一般。

鄭原猜測她一定就是連長的獨生女兒趙可琪:“長得挺漂亮的嘛,怪不得連長一直藏著不讓我們知道。”

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因為他突然想到,如果大牛幾個一早知道連長有這么漂亮的一個女兒,那么一定會搶著天天去討好,準備當上門女婿的。

此刻,只見那趙可琪一臉的不耐煩:“媽,爸手下的那個小兵哥怎么還沒來啊?都已經四點半了,不來就早一點說嘛,害得我們白白等了大半天。”

對于被媽媽拉來接一下退伍小兵哥,她是非常不開心的。

雖然,她也喜歡兵哥哥,但是卻只喜歡那種吊兒郎當的特種兵王,就像網絡兵王文中的那樣。

如果讓她來接特種兵王的話,別說是多等半個小時,就算多等半天,也絕對不會有一點的不耐煩。

李茹萍道:“琪琪,別急,可能塞車了,所以咱們再等等啊。”

“好吧,不過,如果五點他還沒有來的話,那我就要回去了,我還有一堆事情要忙呢。”趙可琪說道。

李茹萍有點不悅的道:“你這孩子,現在放暑假,你有什么好忙的。”

鄭原趕緊走過去,歉然道:“嫂子,不好意思,路上碰到了一點事,來遲了。”

李茹萍看到鄭原,松下了一口氣:“小原,沒事,來了就好了。”

接著,她給鄭原和那少女作了一個介紹:“小原,這是我的女兒趙可琪,琪琪,這位是你爸爸最欣賞的士兵鄭原大哥。”

趙可琪心中鄙視:“又不是特種兵王,有什么值得欣賞的。”

鄭原友好地向趙可琪打了一聲招呼:“你好,琪琪。”

趙可琪淡淡的回應道:“你好。”

鄭原感覺到趙可琪的冷淡,不過懶得在意,反正他對這樣的小女孩也無感。

李茹萍道:“小原,你肚子一定餓了吧,咱們現在去吃晚餐,然后再回家。”

鄭原確實是有點餓了,點頭道:“好的。”

于是,三人一起往外行去。

他們來到對面的一家餐館中吃了晚餐。

吃飽之后,李茹萍母女便引著鄭原走向停車場,坐上了一輛藍色轎車。

大約一個小時,李茹萍載著鄭原來到了一座三層別墅樓中。

這棟別墅樓雖然不是很豪華,但是裝修精致,布置優雅,也算是非常有格調。

“媽,我有點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趙可琪獨自一人走上了二樓。

李茹萍則引著鄭原來到了三樓的一個整潔的房間里:“小原,以后這就是你的房間了,你今天坐了一天的車,已經累了吧,現在快去洗個澡休息一下。”

鄭原感激道:“嫂子,麻煩你了。”

李茹萍笑道:“你都叫我嫂子了,還有什么好麻煩的,哈哈,以后安心住在這里,就把這當成是自己的家一樣。”

“明白了。”

送走了李茹萍,鄭原便從行禮袋中取出衣服,到浴室中去洗了一個澡。

之后,他在床上躺了下來。

閑著無聊之下,他就拿出那個撿到的骷髏爪子仔細察看起來。

“這到底是什么東東來的?”

不過,察看了半天,鄭原卻看不出一點所以然來。

看著看著,由于太困了,他忍不住就睡了過去。

而那小骷髏手鄭原來不及收好,就這么緊緊握在了手中。

慢慢地慢慢地,小骷髏手上散放出一股黑氣。

那黑氣一下子就將鄭原的整個右手掌全給包裹住了。

0-temp-201801-24-1516779606245.jpg

第2章 地獄之手

很快,鄭原的整個右手掌就變得漆黑無比起來。

酣睡中的他頓時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陰冷。

他的身子縮成了一團。

他正在做一個夢,夢中自己光著身子被困在了一片冰天雪地中,冷得他瑟瑟發抖。

不過,他以前當兵時,曾受過抗寒訓練,意志不是一般的堅強,所以這點冷還是承受得了的。

不知不覺,三個小時就過去了。

鄭原終于抵抗住了所有的嚴寒。

也就在這時,他右手上的黑氣消失不見了。

鄭原也不再感到一點的寒冷,反而感覺全身說不出的溫暖暢快。

當他重新張開右手掌時,小骷髏手卻消失不見了。

“地獄之手,集地府千萬年怨氣所生,奪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機,獨一無二,威力無邊,上滅神佛仙道,下誅妖魔鬼怪。”

陡然,鄭原睜開了眼睛,喃喃自語起來。

此刻,他的眼神完全變了,變得說不出的幽深陰冷,就像是死神的眼睛,讓人望而生畏。

他坐了起身,看著自己的右手:“想不到那小東東這么有背景,只有意志堅強之人才可以與之相結合起來。”

原來,那小骷髏手已經和他的右手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

鄭原眼中閃出了興奮之色,他曉得自己的人生將完全改變了。

有了這地獄之手,那他就可以獲得讓人難以想像的力量,以后沒有什么是辦不到的了。

不過,當想到了什么時,他輕輕嘆了一口氣。

原來,地獄之手雖然強悍,但是卻需要通過吸收靈氣、或者邪氣這些異氣來升級,那樣子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來。

而地球上,靈氣和邪氣都是十分貧乏的。

也就是說,要想在地球上使地獄之手升級,難比登天。

但是,他并沒有因此而沮喪。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只要他不放棄,相信一定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

他打算了,改天有空,就去尋找靈氣和邪氣來修煉。

收拾了一下心情后,他收回了凌厲的眼神,躺下去,繼續睡起覺來。

好像眨眼功夫,天就大亮了。

鄭原起床到浴室去洗漱一下后,便走下了樓去,來到了廚房中:“嫂子早。”

李茹萍剛好把早餐弄好,看到鄭原下來,隨口說道:“小原,早啊,你先坐一下,我去叫琪琪起床。”

“媽,不用了,我已經下來了。”

這時,趙可琪的聲音響了起來。

吃過早餐,李茹萍說道:“琪琪,一會你陪小原出去逛一下街,好讓他熟悉一下我們天海市的環境。”

趙可琪有點不悅的道:“媽,我沒空,我昨晚上已經和小婷他們約好一起去海邊玩的。”

鄭原道:“嫂子,不用了,我想今天就開始去上班。”

“小原,上班的事不急,你剛來,先好好休息幾天再說。我已經和凌氏集團那邊說好了,下周一才開始正式上班。”李茹萍說道。

鄭原說道:“那好吧。”

對于李茹萍的好意,他是不忍拒絕的。

“對了,媽,今晚上我不回來了,我們要在海邊住一晚。”趙可琪突然說道。

李茹萍皺了一下眉頭:“這怎么行,琪琪,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過夜,那是很危險的事情。”

趙可琪撅了撅嘴,說道:“媽,你放心吧,和小婷她們在一起,沒有什么危險的,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懂得照顧自己的。”

李茹萍看著趙可琪,說道:“琪琪,你想在海邊過夜也可以,不過得帶上小原一起,你們年紀相差不大,應該可以玩在一起的。”

“可是……”

李茹萍正色道:“沒有什么可是的,就這么決定了。”

趙可琪不敢再反對了,因為她知道再拒絕的話,那么媽媽一定不會讓她在外面過夜的。

不過,她心中卻因此對鄭原有點不滿起來。

鄭原本來不想和趙可琪一起去的,但是卻明白李茹萍的意思,有他跟著,這樣子有一個照應,不然一個女孩子和朋友在外面過夜,是很容易發生意外的。

所以他就也沒有多說什么了。

畢竟,對于連長和李茹萍,他是十分感激的,所以給她的女兒當一下保鏢,也是應該的。

一切準備就緒了,李茹萍便開車送鄭原和趙可琪來到了位于東城區的榕樹廣場中。

這榕樹廣場中種滿了各種各樣的大榕樹,十分陰涼。

目送李茹萍離開后,鄭原和趙可琪一起來到了一棵最大的榕樹下。

“琪琪,你來了啊。”三個十七歲左右,長相漂亮,全身名牌的少女迎了過來。

“小婷、小蕓、小梅,不好意思,我來遲了。”趙可琪歉然道。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身材苗條的少女目光落在了鄭原身上,開玩笑道:“琪琪,這是誰啊?不會是你的男朋友吧?藏得可真夠嚴的嘛,現在才帶出來讓我們認識。”

趙可琪撅了撅嘴道:“小婷,別亂說,他叫鄭原,是我爸爸手下的一個小兵哥,現在剛退伍回來,準備到凌氏集團去當保安。”

“原來是一個小保安。”小婷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屑。

她們都是富家子弟,所以對于保安這些底層人員向來都是看不起的。

她的表情沒有躲過鄭原的眼睛。

不過,他懶得在意。

他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

不惹到他那沒什么,但是如果惹到的話,那就對不起了。

他淡淡的打了一聲招呼:“你們好。”

那三個少女十分冷淡的回應一下。

趙可琪說道:“鄭原,你先到那邊坐一下吧,等車來了,我再叫你。”

鄭原點點頭,然后走到一張沒有人的長椅子處坐了下來。

而趙可琪四女則坐在了相距大約八步處的椅子處。

“琪琪,你怎么帶一個小保安來,像他這種人,怎么配和我們一起玩。”小婷有點不滿的道。

趙可琪嘆氣道:“我也不想帶他來的,可是我媽不許,唉,不知道他們為什么會那么喜歡他。”

小婷冷笑道:“他竟然這么不識趣的話,一會等森哥他們來了,好好捉弄他一下。”

趙可琪忙道:“小婷,他怎么說也是我家的客人,你們不要玩得太過份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小婷伸手摟住了趙可琪的肩頭。

趙可琪放下了心來。

雖然她不喜歡鄭原,但是畢竟是她爸的手下,所以不想看到他被人隨便欺負。

0-temp-201812-11-1544516354283.jpg

第3章 囂張的葉森

大約十分鐘后,只見四個二十歲左右,長相帥氣,衣著華麗的青年走了過來。

“森哥,你來了啊。”

小婷發出了一陣歡呼,率先撲向了一個身穿白襯衫,看起來十分瀟灑的帥氣男子。

這就是她的最引以為傲的男友葉森。

這葉森家里是開地產公司的,在天海城中十分有勢力,是名副其實的高富帥。

在小婷心目中,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比得上葉森。

這時,鄭原和趙可琪、還有其余兩個少女一起走了過來。

葉森偷瞄了趙可琪一眼,眼中閃過一股火。

他早就對趙可琪有企圖了,今晚上的海邊露宿就是想找機會對她下手。

接著,他注意到了鄭原,有點意外的道:“琪琪,他是誰?不會是你的男朋友?”

趙可琪道:“森哥,別亂說,他叫鄭原,是我爸手下的一個士兵,剛退伍回來,我媽讓他過來一起玩。”

“他準備到凌氏集團去當保安。”小婷突然加了一句。

“原來是一個小保安。”葉森臉上露出了一絲很明顯的不屑。

和小婷一樣,他是非常看不起保安的,平時看也懶得看一眼。

如果鄭原不是趙可琪帶來的話,他早就一腳把他給踢開了。

小婷眼中閃過一絲陰險,然后湊近葉森耳語了起來。

葉森點點頭,嘴角閃出一絲冷笑,輕聲道:“放心交給我了,我一定會好好玩一下他的。”

他看向了鄭原,神氣無比的道:“我叫葉森,小婷的男朋友,盛海地產公司就是我家開的,以后在天海市有什么事,隨時找我,沒有什么事是我葉森擺不平的。”

鄭原淡淡的道:“先多謝了,葉大少。”

葉森取出一個名牌錢包,從中抽出三張百元華夏幣:“我們還沒有買飲料,你現在到附近的超市去買兩件易拉罐蘋果醋回來,剩下的話就給你當小費。”

打賞小費?那不是把人當成服務員了?

鄭原沒有接過他的錢:“不好意思,我對附近不熟,不知道超市在哪。”

葉森道:“孫國材,你帶他過去。”

一個國字臉的青年走了出來,有點不耐煩的道:“土包子,跟我來吧。”

鄭原道:“既然你知道超市在哪,那你去買回來就行了。”

葉森用命令似的口吻說道:“我現在讓你去,廢什么話,趕緊。”

鄭原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想去。”

他不喜歡被人強迫做任何事,如果你好聲好氣的說,他也許會答應。

但是,如果硬來的話,那就對不起了。

況且他看出這個葉森是想玩他,現在去當跑腿,那晚點還會有更離譜的事情發生。

所以他懶得跟他們慢慢玩了。

葉森一怔,他想不到一個小保安也敢違拗自己,頓時感覺十分的不爽:“看來你是不給我面子了?”

鄭原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你算老幾,為什么要給你面子。”

葉森怒極反笑了起來:“哈哈,說得好,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么跟我葉森說話了,你有種。”

說著,整張臉陰沉得可怕。

“混蛋,一個不入流的小保安而已,竟然敢這么跟森哥說話,信不信老娘廢了你。”小婷伸手指著鄭原,怒叱道。

“不錯,這家伙真是太囂張了,竟然敢不將我們森哥放在眼中,弄死他。”孫國材等其余三個男青年也紛紛感到火怒無比。

趙可琪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她非常清楚葉森的勢力,惹怒了他,那鄭原就要倒霉了。

她趕緊上前打圓場:“森哥,咱們先不買飲料了,酒店都有送的,咱們到了再說。”

“小子,你很帶種,咱們慢慢玩,這次看在琪琪的面子上,暫時就不跟你一般計較了。”

葉森說哼一聲,便摟著小婷離開了。

小婷有點不甘心的道:“森哥,這小子太囂張了,就這么放過他了?”

葉森嘴角掠過一絲陰險的笑意:“放過他?沒那么容易,只是來日方長,咱們慢慢陪他玩,一個垃圾而已,本少爺想怎么玩死他都行。”

小婷這才安下心來,不把鄭原玩殘,她是絕不肯罷休的。

看到鄭原不將自己的森哥放在眼中,她已經對他充滿了恨意。

看到葉森等人走遠了,趙可琪埋怨地瞪了鄭原一眼:“你這人怎么那么懶啊,叫你去買點東西也不肯,早知道就不帶你來了。”

鄭原道:“他客氣點,我也許會考慮一下。”

趙可琪無語道:“葉森是什么人啊,哪會對你客氣。你最好不要惹他,不然,他不會放過你的,他們葉家在天海市黑白兩道都很有勢力,你惹不起的。”

鄭原道:“是他惹不起我。”

趙可琪氣得跺了一下腳:“你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她不再理會鄭原,轉身緊隨葉森等人之后離開了。

鄭原只好跟了上去。

正走著,只見三個穿著打扮得流里流氣的小混混迎面走了過來。

他們經過小婷時,頓時雙眼一亮,吹了一下口哨,然后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

小婷最討厭的就是男人隨便調笑自己了,頓時大怒,瞪著那三個小混混:“傻x,看什么看。”

三個混混怒道:“三八,你罵誰傻x?”

小婷向葉森撒嬌道:“森哥,這些混蛋罵我,幫我揍扁他們。”

葉森點點頭,上前一步,瞪著那三個混混一眼,冷冷的道:“你們三個混蛋,趕緊給我女朋友道歉,不然就別怪我不給面子了。”

三個混混怒道:“找死。”

紛紛揮拳攻向了葉森。

葉森嘴角掠過一絲不屑,然后揮拳迎擊了上去。

這貨練過空手道,而且實力不俗,這三個混混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沒一會兒,他就將他們給打倒在了地上。

“不想死的話,就趕緊跪起來給我女朋友磕三個響頭賠罪。”葉森喝道。

“混蛋,不要欺人太甚了,我們絕對不會給一個女人下跪的。”一個滿臉青春痘的混混跳起身,怒道。

“不跪?那本少爺就打到你跪為止。”

葉森嘴角掠過一絲陰森的冷笑,一腳狠狠地踹在了那青春痘混混的肚子上,踢得他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跪在了地上。

不過,葉森并沒有因此而放過他,撲上去狠狠地踢打起來,一邊狂妄地怒叱道:

“一個小混混而已,也敢在本少爺面前囂張,知道本少爺是誰嗎?本少爺可是盛海地產的大少爺,惹怒了本少爺,隨時弄死你們。”

0-temp-201811-09-1541746098155.jpg

第4章 虎爺

那青春痘混混趕緊忍著痛連滾帶爬逃了。

他的兩個小伙伴緊隨其后。

逃出了大約二十米后,青春痘混混這才停了下來,然后回過身,伸手指著葉森:“臭小子,你等著吧,老子一定會讓你后悔的。”

“有種就來,本少爺叫葉森,等著你。”葉森滿臉不屑的道。

雖然明知道這三個混混是混道上的人,但是他一點也不放在眼中。

在他看來,天海市就是他們葉家的地盤,沒有什么是搞不定的。

“森哥,你真是太牛逼太霸氣了,我愛你。”小婷主動獻了熱吻。

孫國材等人跟著大拍起馬屁來:“就是,森哥文武雙全,背景強大,簡直就是我們天海市第一天才。”

葉森頓時滿臉得瑟:“哈哈,這不算什么。”

說完,他就像示威一般地看了鄭原一眼,似乎在說:小子,現在知道本少爺的厲害了吧,最好不要再惹我,不然就等著完蛋吧。

鄭原輕輕吐出了兩個字:“白癡。”

“對了,森哥,那家伙估計現在去找人來報復了,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孫國材有點擔心的道。

“有什么好擔心的,萬事有森哥呢,盛海地產勢力強,人脈廣,是個人都會給森哥幾分面子。”小婷神氣的道。

“小婷說得一點也不錯,在天海市,沒有人敢隨便得罪我葉森的,他就算叫再多的人來,最后還是乖乖跪地求饒。”葉森霸氣十足的道。

看到葉森如此霸氣,孫國材等人對他更加佩服起來。

說話間,一行人來到了停車場處,然后分別坐上了兩輛白色高級敝篷跑車。

大約半個小時后,跑車便開出了市區,沿著一條公路往海邊奔去。

當車子來到一段偏僻路段時,后面突然響起了一陣尖銳的摩托車聲。

眾人回頭一看,只見十多輛特別改裝過的黑色摩托車急奔而來,不大一會兒就追上了葉森等人的跑車。

最后所有的摩托車停了下來,排成一排,攔住了去路。

葉森等人的跑車不得不停了下來。

小婷皺了一下眉頭道:“看來這些貨是那混蛋叫來的。”

葉森冷笑道:“咱們就去陪他們好好玩玩。”

“森哥,他們好像是黑斧幫。”孫國材臉色一變。

黑斧幫是天海市最大的xx組織,實力強悍,手段殘忍。

凡是惹到黑斧幫的人,從來都是沒有好下場的。

天海市的人大都對黑斧幫畏懼萬分。

所以一時間,除了鄭原和葉森外,其余人都不由得感到有點害怕起來。

葉森不以為然的道:“黑斧幫嗎?正好,最近我爸與黑斧幫的元老虎爺結拜兄弟,我現在就給他打一個電話,一會看這些小混混嚇成什么樣子。”

說著,取出手機給虎爺打起了電話來。

小婷等人不僅松下了一口氣,而且還有點期待了起來。

他們非常想看看一會虎爺到來后,這些黑斧幫混混的表情。

哼,這就是跟我們森哥作對的下場!

便在這時,一輛黑色越野車開了過來,最后在那些摩托車旁停了下來。

后車門打開,只見那個青春痘混混走了出來。

而那些開著摩托車的混混也紛紛拿著一把砍刀走下了車來,然后殺氣騰騰地站在了青春痘混混的身后。

青春痘混混伸手指向了葉森:“臭小子,不要以為家里有錢,就可以在老子面前囂張,今天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葉森十分瀟灑地跳下了車,雙手插在褲兜中,慢慢地走上了三步,滿臉不屑的道:“傻逼,憑你一個小混混,是玩不過本少爺的。”

除了鄭原外,其余人也紛紛下了車。

來到了葉森身邊后,小婷瞪著青春痘混混,冷哼道:“王八蛋,你先不要囂張,告訴你,你們黑斧幫的元老虎爺可是我們森哥的世叔,他現在就趕過來了,等他來了,看你還敢放屁不。”

那青春痘混混臉色一變:“你們認識虎爺!”

小婷冷笑道:“現在知道怕了吧,不過已經遲了。”

那青春痘混混正想說什么時,只見一輛黑色寶馬急奔了過來,最后在葉森跑車旁停了下來。

很快,一個五十多歲,有點發福,長相猥瑣,眼神銳利的老者在兩個高大保鏢的陪伴下走下了車來。

葉森大喜,趕緊上前恭敬地打了一聲招呼:“虎爺,你怎么來得這么快啊?”

虎爺看了葉森一眼,說道:“我剛好在附近辦事,小森,他們沒有傷害到你吧?”

“放心,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我動手的。”

虎爺點點頭,走上三步,瞪著青春痘混混等人,目光變得說不出的銳利:“你們是誰的手下?豹頭?大傻?膽子不小嘛,竟然連我虎爺的侄子也敢欺負。”

看到虎爺喝斥這些黑斧幫的混混,小婷等人別提有多激動了。

他們感覺這是自己人生中最威風的一次了,回去之后,就可以到處吹噓一下,給自己增加幾分威風。

青春痘混混不敢看虎爺的眼睛,但是卻也沒有退縮。

他有點不服氣的道:“虎爺,這小子打了我,如果不報一下仇的話,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虎爺喝道:“我不想再多說廢話了,馬上過來給我侄子賠禮道歉,然后滾蛋。”

葉森也來到了虎爺的身邊,不可一世的道:“我說過的,你是斗不過本少爺的。”

那青春痘混混大聲道:“辦不到。”

“既然如此,那你以后休想再在黑斧幫和天海市中混了。”虎爺臉色一沉。

“虎爺,好大的威風啊。”

陡然,青春痘混混所乘坐的那輛黑色悍馬副駕駛室中響起了一個洪亮的男子聲音。

緊接著,一個身材魁梧,肌肉虬結,一臉橫肉的壯漢跳下車來。

虎爺頓時臉色大變:“阿標,你怎么在這里?”

阿標,外號狂標,雇傭兵出身,為人強悍而狠辣瘋狂,殺人不眨眼,雖然才加入黑斧幫不到一年,但是憑著那股狠勁,很快就得到幫主的青睞,成為黑斧幫名副其實的第二號實權人物。

平時一點也不將他們這些元老放在眼中。

而他們的這些元老也不敢隨便去惹他。

“老東西,不要多管閑事,想多活幾年的話,就趕緊滾蛋。”狂標眼中閃過一抹陰狠。

0-temp-201810-10-1539161419606.jpg

第5章 鄭原出手

虎爺幾乎沒有多想一下,轉身就帶著自己的兩個強壯保鏢上車離開了。

他是一個聰明人,曉得自己還敢再為葉森出頭的話,狂標那瘋子就一定會下殺手的。

這葉森雖然是他的侄子,但是那只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關系,犯不上為他丟掉性命。

葉森、小婷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他們想不到虎爺竟然會這么畏懼這壯漢,一句話就被嚇跑了。

突然,葉森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臉色大變,看著狂標:“你、你就是狂標大哥?”

對于狂標,他也是有所耳聞的,曉得那是一個惡魔一般的存在,惹上了他,絕對不會有好結果的。

據說,之前西城區的地頭蛇十蛇幫因為賭博而誤傷了狂標的人,結果他一怒之下,一個人就將十蛇幫給滅了,而且手段極其殘忍。

狂標瞪了葉森一眼:“就是你打了我表弟?”

葉森想不到那青春痘混混竟然是狂標的表弟,心叫這下要麻煩了。

不過,他一向在天海市橫行慣了,所以并沒有感到多少害怕。

他堅信,在天海市,沒有他爸擺不平的事情。

他深吸一口氣,然后看著狂標,不卑不亢的道:“狂標大哥,我叫葉森,盛海地產董事長葉浩龍是我的父親,我不知道這位兄弟是你表弟,所以才和他動了手,我現在真誠地跟他說聲對不起。”

狂標淡淡的道:“盛海地產?”

葉森道:“狂標大哥,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面子,我們葉家一定會對你感激不盡的。”

狂標嘴角掠過一絲不屑:“你算什么東西,憑什么給你面子?別說是你,就算是你老子,你問他受不受得起我狂標的面子?”

葉森臉現尷尬之色,他想不到狂標一點面子也不給自己。

“狂標大哥,那你想怎樣?”

青春痘混混走上一步,冷哼道:“首先,跪下來給老子磕三個響頭。”

“辦不到,我葉森是絕對不會給人下跪的。”葉森神色堅決的說道。

身為葉氏集團的未來繼承人,如果給人當眾下跪了的話,那么以后根本就沒有什么臉面再在天海市中混了,而且還會成為大少圈中的笑話。

所以他是寧死也不會給人下跪的。

狂標臉色一沉:“不跪,老子就打到你跪為止。”

說著,人就如風一般撲到了葉森的面前,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葉森慘叫一聲,捂著肚子倒退了三步。

“葉森,你們葉氏集團很威鳳吧,那我現在就砍掉你的雙手,看它能奈我何。”

狂標笑了笑,笑得十分的冷酷。

接著,他取來一把砍刀,放在葉森面前晃了晃。

葉森頓時就嚇得渾身發抖,沒有手,那就要變成殘廢人了,這讓完美主義的他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他雙腳一軟,癱跪在了地下,用快要哭的聲調哀求起來:“狂標哥,不要砍我的手,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裝x了。”

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半點高富帥的威風。

“臭小子,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不是說老子斗不過你嗎,現在看你怎么死。”

青春痘混混得意洋洋地撲過去對葉森踢打了起來。

葉森頓時慘叫連連起來。

看到葉森被打得那么慘,孫國材等人嚇得渾身發抖,趕緊不停往后倒退。

狂標瞪了他們一眼,喝道:“站住,都給老子跪下來。”

他們早就對狂標充滿了恐懼,所以現在被狂標這么一喝,頓時就嚇得屁滾尿流起來,幾乎沒有猶豫一下就跪了下去:“狂標哥,我們知道錯了,不要打我們。”

這些家伙都是吃軟怕硬的貨色而已,在普通人面前就神氣得不得了,但是一旦碰到惡人,馬上就嚇成了蟲。

最后只有鄭原、小婷和趙可琪沒有跪下來。

鄭原悠閑地坐在車中,暫時沒有引起狂標的注意。

趙可琪是一個性格倔強的女孩子,絕對不會隨便給人下跪的。

而小婷自恃舅舅是警局隊長,相信只要報出他大名來,狂標不敢過分傷害自己的。

畢竟,這種組織最忌憚的就是警察叔叔了。

正所謂不看僧面也要看一下佛面嘛。

“你們也要跪。”狂標突然朝趙可琪和小婷喝道。

小婷和趙可琪身子微微發抖。

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的她們不由得感到有點害怕。

不過,她們并沒有因此被嚇住:“我們不跪。”

“不跪,那老子就跟你們玩別的了。”狂標笑了起來。

看到趙可琪長得那么漂亮,他早就對她有了非分之想。

他本來就打算,教訓完葉森等人之后,就將趙可琪等女抓回去寵幾天。

趙可琪花容失色,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

“狂標哥,不要傷害我們,我舅舅是……”小婷大聲道。

“老子懶得管你舅舅是誰。”狂標根本就不讓小婷有說話的機會,獰笑著撲了過去。

“狂標哥,別激動嘛,咱們有話好好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動手動腳,那可不是好孩子的行為。”

便在這時,鄭原突然閃身到趙可琪的面前,攔住了狂標。

雖然對趙可琪沒有多少好感,但是她畢竟是連長的女兒,所以鄭原是不會眼睜睜看到她被人禍害的。

狂標瞪了鄭原一眼,厲聲喝道:“滾開。”

鄭原神色平靜的道:“狂標哥,咱們商量一個事,她是我的朋友,所以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面子,放她離開。”

“你算什么東西?一個三流貨色而已,也敢要我狂標的面子?你受得起嗎?”狂標滿臉的嘲弄,“老子數到三,你還不滾開的話,就廢了你。”

“最好不要惹我,不然會死人的。”鄭原臉色陡然一沉。

軟的不行,那他只好來硬的了,他不喜歡浪費時間。

一時間,眾人都不由得怔住了。

他們想不到鄭原竟然敢用這種囂張的口氣和狂標說話。

“郁悶,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腦子,竟然敢在狂標大哥面前裝逼,想死就自己去跳樓,不要連累我們。”

葉森、孫國材等人郁悶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鄭原惹怒了狂標后,他們也會跟著倒霉的。

“鄭原,狂標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趕緊離開吧。”趙可琪伸手推了鄭原一下。

“我不要惹你?哈哈哈……”狂標怒極反笑了起來,“小子,你真是有夠囂張的,好,很好,我狂標佩服你的膽量。”

看到狂標已經徹底發怒了,趙可琪吃了一大驚,拉著小婷的手,焦急萬分的道:“小婷,麻煩你快點想辦法救一下鄭原吧,不然他真的會被狂標殺死的。”

“我們現在已經自身難保了,怎么救他?本來只要報出我舅舅的大名,狂標最后不會真的為難我們。但是這貨現在已經徹底惹火了他,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沒用了,這就是愛出風頭的下場。”小婷冷哼道。

她對鄭原沒有好感,所以樂得看他倒霉。

笑完之后,狂標陡然臉色一冷,厲喝一聲:“小子,給老子去死吧。”

一拳就狠狠地攻向了鄭原。

“鄭原,快跑。”趙可琪嚇了一大跳。

鄭原哪會跑,他沒有多想一下就揮拳迎擊了上去。

“以卵擊石,不自量力。”葉森和小婷等人嘟噥了一句。

他們知道狂標實力強悍,出拳兇猛如山,所以皆認為鄭原與他對拳,那是自尋死路。


.


0
感謝鼓勵,多謝打賞!
資訊上傳:小說人網     責任編輯:武岡人網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請文明發言,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

0條評論

還沒登錄,馬上登錄! 登錄立即注冊
請登錄
熱門評論

作者資料

個人專輯

作者文章推薦

湖南快乐十分今日 1号配资 股票配资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哈尔滨麻将机一条街 外盘股票配资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永利棋牌官网手机 天涯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投资理财平台 快船vs步行者